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高善文 > 进出口有所回落 工业生产与原料价格继续积极

进出口有所回落 工业生产与原料价格继续积极

文 | 高善文 姚学康
 
内容提要
 
7月中采制造业PMI小幅走弱,发电、粗钢、汽车产量走强。预计当月生产活动仍然积极。
 
进出口有所回落。当月出口同比7.2%,回落4个百分点,但仍处于年初以来的较高平台上。进口同比11%,降幅较大。月度进口数据波动剧烈,能否反映国内终端需求的显著走弱存有疑问,还需结合其他数据进一步观察。
 
上旬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继续走强。盈利改善的持续性好于预期,带动最近一段时间相关股票板块的明显活跃。
 
在黑色有色领域,去产能力度的进一步加大、取暖季限产措施的初步落地,无疑也对价格上涨起到了非常关键的驱动;但同时也需要注意到,此轮价格上涨具有普遍性,这应当体现了预期改观、流通环节存货回补背后的推升作用。
 
乐观预期也驱动了利率债收益率的小幅上行;信用债收益率大体稳定,与前期高点仍有距离。往后看,经济长期趋势的改善,对债券市场形成压力;但中短期而言,考虑到监管冲击最严重的时候已经过去,私人部门投融资需求持续大幅扩张的基础暂未具备,债券收益率或维持区间震荡格局。
 
风险提示:外需恢复的持续性  开发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下行风险
 
一、高频增长数据仍然积极,进出口增速有所回落
 
7月中采制造业PMI小幅走弱,财新PMI延续走强。受高温天气影响,6大发电集团耗煤同比大幅走高。重点企业粗钢产量同比增速仍然维持高位。乘用车产销轻微改善,工程机械产销延续强势。生产资料价格继续上涨。
 
合并零星高频数据来看,7月经济动能可能维持积极。终端需求大体平稳、流通领域存货回补,为短期动能提供支撑。
值得留意的是,7月进出口增速较6月走弱。
 
其中,出口额(美元计价,下同)同比7.2%,较6月回落较多,较3季度也有小幅下行,但总体上仍然处于较高的平台上,对终端需求的平稳继续发挥重要支持。
 
当月出口增速的下滑,方向上与美欧日制造业PMI、中采PMI-新出口订单等指标一致。发达国家经济改善趋势仍然积极,但过程中走走停停,关注后续区域制造业PMI以及工业增速的进一步走势。
 
7月进口额同比11%,较6月回落6个百分点。月度进口数据波动较大,能否反映国内终端需求的显著走弱存有疑问,需要跟踪观察。细项来看,铁矿石进口量同比负增,原油进口也有走弱。塑料、机床进口维持高增长。
 
二、原料价格大幅走强,关注存货回补进程以及供给端政策变化
 
近期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继续走强。
 
黑色金属、纸制品、有色金属及化工品价格上涨显著,月环比均在3%以上;煤炭、建材、农产品、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稍弱一些,幅度在0-1%之间;石油天然气价格月均价格还有所下跌。
 
在黑色和有色领域,去产能力度的进一步加大、取暖季限产措施的初步落地,无疑对相关产品价格的上涨起到了非常关键的驱动。
 
但与此同时,也需要看到,6月以来的此轮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具有较强的普遍性,并不限于供应端受到严重政策约束的品种,这体现了经济预期改观、流通环节存货回补对产品价格的推升作用。
 
产品价格的重新走强、企业盈利改善的持续性好于预期,相应驱动了周期类股票在过去一段时间的明显活跃。
 
往后看,价格上涨的持续性,一方面取决于存货回补、终端需求的节奏,另一方面取决于供应端政策的微调、供应层面的响应。
 
就前者而言,短期之内,内需大体稳定、外需表现坚挺,存货回补结束的迹象也不明显。但中期之内,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,资金利率的普遍上升对三四线地产销售、对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以及对部分工程类项目的拖累,这有可能带来终端需求的阶段性走弱,需要跟踪和留意。
 
就供应端政策的调整而言,需要留意的是不同行业的差异。
 
例如在动力煤领域,下游产业相对集中、且下游产品价格(电价)存在管制,这样,限产政策需要在煤炭和发电两大产业之间寻找平衡。因此,动力煤价格的过快上涨很快引发下游的反馈,从而带来限产政策的微调。
 
但在钢铁、电解铝等领域,下游行业相对分散、产品价格自由浮动,钢材铝材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一段时间内能够为下游所吸收。因此,限产政策导致价格的波动,相对更不容易得到下游的反馈。
 
三、利率债收益率小幅上行,信用债收益率维持平稳
 
7月下半月银行间资金利率持续走高,8月以来有所缓解。这可能主要与缴税冲击,以及央行对于维持资金利率中枢处于较高位置的意愿有关。
 
但不可忽视的是,最近一段时间地方债发行放量,商品市场、股票市场、宏微观数据所显示的经济动能的积极变化,应该也对银行间资金利率起到拉升作用。
 
经济预期乐观、股票市场持续走强,似乎也带来了银行间债券市场上,国债和国开债收益率小幅上行,并与发达及新兴主权债收益率走势相悖。但信用债收益率大体稳定,与前期高点仍有距离。
 
长期看,房地产市场去库存、工业领域去产能以及企业杠杆等供应端层面取得的积极进展,对股票市场形成支持,对债券市场构成利空。但中短期之内,考虑到监管冲击最严重的时候已经过去,一段时间内私人部门投融资需求持续大幅扩张的基础似乎也未具备,因此预计债券收益率仍有望维持区间震荡格局。
 
四、美国就业市场超预期,美欧日制造业PMI有所走弱
 
美国7月新增非农就业指标强劲。失业率降至4.3%,较上一轮失业率低点(2007年)还要更低。薪酬环比走强。
 
这短线驱动了美元走强、美债收益率上行、美股上涨,并驱动了贵金属的下跌,预计为接下来美联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提供了更进一步理由。
 
不过从高频数据来看,7月美欧日制造业PMI、非制造业PMI均有所下行;特别是非制造业PMI降幅较大。以此来看,发达国家经济动能似乎较6月略有走弱,这在中国出口数据中也得到了验证。这是短期的扰动,还是阶段性的调整,需要进一步的紧密跟踪。
 
7月新兴制造业PMI仍然较6月走高,并推动全球制造业PMI小幅走强;但新兴和全球服务业PMI均走弱。其中,印度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,应当主要由于税改的短期冲击。
 
7月中国外汇储备新增239亿美元,余额3.08万亿美元,连续第六个月正增长。同此前数月一样,美元的持续走弱带来的估值效应,仍然对当月数据产生较大影响。
 
外汇市场上,美元延续低迷,欧元、新兴汇率持续走强。至8月上旬,美元兑人民币下行至6.7附近。
 
2017年8月8日
 
文章原题为:旬度经济观察(2017年8月上旬)
 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