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高善文 > “估值锚”的漂移引发长债大跌?

“估值锚”的漂移引发长债大跌?

文 | 高善文 姚学康
 
内容提要
 
进入10月份以来,在信用债和短期债券的利率水平大体稳定,内外经济数据和政策环境没有明显不利变化的背景下,以十年期国债为代表的长期利率债收益率连续快速上升,引发了市场的普遍困惑和焦虑,并出现各种临时性解释;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在商品价格回调、PPI环比见顶回落和短期国内经济数据开始走弱的背景下,尽管周期板块跟随调整,但主要股票指数仍然出现快速上涨。
 
我们倾向于认为,市场对中长期经济前景预期的改变,引发了定价锚的漂移,是推动这段时期债券和股票格局变化的关键原因。
 
尽管短期经济数据存在波动,但中长期经济前景预期的改变存在切实的原因,例如全球经济普遍和广泛的恢复、中国房地产存货去化接近尾声等,这些重大趋势的出现和逐步确认推动着金融市场格局的转化。由于年初加强金融监管等政策的冲击,这些基本面因素被掩盖起来。近来随着政策冲击逐步平息,基本面的因素开始显现。
 
在交易层面,这可能主要表现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逐步减少长期利率债的配置,并增加权益资产的持有,从而部分地推动了股票的上涨和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化。
 
从这样的解释看问题,长期利率债收益率的上升似乎具有趋势性,并可能在长端的信用债等市场上逐步扩散开来,尽管这一变化对短期利率水平的影响不会很大。
 
风险提示:估值锚的漂移对债市的冲击  外需恢复与地产降温角力
  
一、“估值锚”的漂移引发长债大跌?
 
10月中旬以来,银行间长债收益率持续上行。迄今10年国债、国开债到期收益率较9月末上行接近30BP,一举超越5月中旬银监会政策冲击时期形成的收益率高点。其来势之突然、幅度之显著,令许多参与者感到意外。
 
完全将此归因于资金面或短期经济基本面的变化,似乎是不恰当的。
 
例如,资金层面,除了10月9日以及最近数日,中旬以来的多数时间里拆借利率并未明显走高,对长端的向上挤压有限。
 
信用债收益率大体维持稳定,也表明相关机构短端资金融入和资产被迫抛售的压力可控。
 
 
再如,经济基本面上,全球制造业PMI的显著走高、国外金融市场风险偏好的明显提升,带来美国国债收益率较快爬升,部分期限突破了关键点位。这应该对国内收益率形成了向上的牵引。但考虑到去年底“债灾”以来内外高利差的保护,并结合国内长端上行较多、短端上行有限的特点来看,我们怀疑,外围牵引可能只是一个诱因,并不是问题的全部。
 
 
事实上,外围风险偏好提升的同时,近期国内商品房销售降温的势头变得更加明朗,供给侧限产对工业品价格的向上驱动也有所消退。最新公布的10月制造业PMI也有回落。这很可能还会增强市场对短期经济下行、融资需求回落的信心,基于此作出诸如股票市场短线休息停涨、债券市场边际积极等判断,也是过得去的。
 
 
然而,股票“当歇不歇”。周期板块虽然出现了一定的调整,但消费、金融板块维持强势,指数一段时间内涨势还在加速。利率债“当强不强”,反而出现了一波极其猛烈的下跌。
 
我们倾向于认为,市场对中长期经济前景预期的改变,引发了定价锚的漂移,是推动这段时期债券和股票格局变化的关键原因。
 
尽管短期经济数据存在波动,但中长期经济前景预期的改变存在切实的原因,例如全球经济普遍和广泛的恢复、中国房地产存货去化接近尾声等,这些重大趋势的出现和逐步确认推动着金融市场格局的转化。
 
由于年初加强金融监管等政策的冲击,债券市场上,这些基本面因素被掩盖起来;事实上,股票市场“估值锚”的漂移已经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陆续展开。
 
近来随着政策冲击逐步平息,债券市场上,这些基本面的因素开始显现。在交易层面,这可能主要表现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逐步减少长期利率债的配置,并增加权益资产的持有,从而部分地推动了股票的上涨和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化。
 
从这样的解释看问题,长端利率债收益率的上升似乎具有趋势性,并可能在长端的信用债等市场上逐步扩散开来,尽管这一变化对短端利率水平的影响不会很大。
 
二、经济总体保持韧性,留意PMI下行及商品房销售降温影响
 
实体经济继续保持良好韧性。外围恢复对中国出口形成的支持,是重要原因。
 
例如,中国实际出口增速在2015年下半年见底,随后震荡走高,2017年2季度实际同比回升至9%,与2013-2014年季度高点水平接近,较低点反弹幅度超过10个百分点,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供给侧改革和环保限产对产出的抑制。
 
从制造业PMI、国际金融市场以及OECD领先指标等等来看,此轮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恢复具有较好的同步性,这也许反映了多年调整之后,全球经济在出清道路上所取得的明显进展,可能也意味着未来增长趋势的更加稳健。
 
最新数据方面,美国、欧元区制造业PMI继续维持强势。
 
 
国内方面,需要留意的是10月制造业PMI的回落,以及9-10月商品房销售的低迷。
 
10月中采制造业PMI较前月回落0.8个百分点至51.6%,为过去三个月的最低水平。特别是其中的生产指数更是下降1.3个百分点至53.4%,为年内次低水平。供需两弱,对工业生产的影响似乎正在体现。
 
 
今年9月,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-1.5%,为2015年3月以来的首次同比负增长,三四线降温的势头似乎也开始出现。
 
这可能主要反映了限购限贷限售政策的陆续出台、信贷额度的紧张,也许还有市场自身透支等因素的影响。
 
限制性措施短期之内不会转向,商品房销售的降温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从10月最新的样本跟踪来看,成交低迷的情况还在延续。
 
预计销售降温也会对接下来房地产投资和新开工,以及实体经济终端投融资需求产生一些负面影响,具体幅度仍需要密切地跟踪留意。
 
不过目前的共识是,全国范围内商品房库存的显著下降,将制约房地产投资和新开工下行的深度。近期开发商拿地仍然积极,除了其本身的滞后特点外,也许还与库存去化背景下开发商的乐观展望有关。
 
三、生产资料价格涨幅回落,CPI通胀压力可控
 
9月中旬以来,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涨幅收窄。预计10月PPI环比较前月回落,同比由于高基数大概率走低。最新公布的PMI-购进价格指数也验证了这一判断。
 
细项看,上中旬石油天然气受国际油价推动,涨幅继续扩大;林产品、农业生产资料、有色金属、建材、煤炭等领域价格继续上涨,但涨幅收窄;化工产品、黑色金属、农产品等领域价格有所下跌。
 
第四季度,环保限产和冬季施工限制措施陆续落地。这可能导致相关领域的供需两弱,工业品价格或维持震荡运行格局,但工业增速或许会受到不小的拖累。
 
9月工业企业效益数据发布。整个3季度,工业品量跌价升,在此背景下,工业企业收入同比10.4%,较1、2季度有所回落,但仍处于比较高的水平。
 
工业企业利润增速除了与收入增速有关,还受到价格和利润率的显著影响。3季度工业企业利润同比24.3%,较2季度明显反弹;9月当月利润同比更是高达27.7%,为2011年年初以来的月度最好水平。
 
近期市场对明年CPI通胀抬升的讨论升温。这可能部分地与长端利率债的显著调整有关。
 
自上而下地看,考虑到国际原油供应与国内粮食库存的制约,食品领域的涨幅可能有限;PPI同比的高位回落,预计也会缓和部分耐用品领域的调价压力;未来工资的加快上涨,需要看到整体投资的重新扩张或资产周转率的明显提升,这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。因此,合并看,我们预计CPI上行压力仍然是可控的。
 
自下而上地看,医疗领域的深化改革在继续;鲜菜价格存在重回大年的可能;生猪价格的涨跌幅存在一些不确定性。这些领域价格上涨对CPI的影响,还需要后续进一步的跟踪和分析。
 
四、全球经济动能积极,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提升
 
川普税改进展、制造业PMI显著回升、美国3季度GDP环比折年率超预期、科技类股票业绩强劲等诸多因素驱动下,10月以来,美国权益市场风险偏好明显回升,继续录得显著上涨。
 
美债收益率上行除了与风险偏好回升有关,似乎还受到了联储主席人选不确定性的额外打击。部分期限收益率升破关键点位,可能对其他一些国家也形成了向上的牵引。
 
与此相应的是,美元指数结束了年初以来的持续颓势,自9月下半月以来强劲反弹,目前回升至94以上,反弹幅度近4%。
 
10月欧元区权益指数表现也比较积极、债券收益率上行,但幅度均较美国明显更弱。这可能与部分国家内部不确定因素的拖累,以及欧央行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节奏不及预期有关。
 
欧元区经济数据表现事实上也偏强,制造业PMI进一步走强,连续创2011年初以来新高。
 
日本方面,权益指数受到安倍连任预期及最终连任的驱动,持续大幅上涨。日本出口、私人消费走势强劲。
 
新兴国家权益市场表现也维持积极。
 
A股方面,10月前两周,市场总体也维持强势,录得较大上涨,上证50、沪深300涨幅均接近5%,上证综指、万得全A指数涨幅近2%。最近交易日的下跌,可能与会议期间干预行为的逐步退出有关。
 
风格方面,10月份消费涨幅靠前,金融其次,这些前期强势的板块依然强势。稳定、成长板块涨幅比较有限,周期和房地产板块还有轻微的下跌,这与商品房销售的降温、供应限制对工业品价格支持力度的减弱有关,是符合预期的。
2017年10月31日
 
文章原题为:旬度经济观察(2017年10月下旬)
 
 
推荐 1